一分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你的位置:一分快3 > 产品中心 >

一家四口在三亚高速“漂”了3天3夜:打200多个电话无果

发布日期:2022-08-10 20:38    点击次数:61

作者|陈龙

编辑|雪梨王

直到8月9日凌晨,何先生一家四口仍然被拦在高速路口,不能回家。他们的房子就在几百米外的海边。为了凑够海南陵水县光坡镇要求的“连续三天阴性核酸证明”,他们已经在高速路上“漂流”了3天3夜。

陵水黎族自治县(简称陵水县)是一个东毗南海,南临三亚的县城。8月6日3时52分,“三亚发布”发布紧急消息,自6日凌晨6时起,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除保障社会基本运行服务、疫情防控和紧急特殊情况外,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三亚市、陵水县、万宁市、博鳌、琼海市位置示意图。

当天午后,家住陵水县的何先生一家四口开车去更北部的万宁市给汽车充电,没想到下午返回时,被挡在高速出口。

陵水县光坡镇防疫人员要求,必须出示“连续三天阴性核酸证明”。因此,8月6日至8月8日,何先生夫妻二人带着两个孩子奔波于陵水县、万宁市、博鳌镇、琼海市之间的高速路上。他们眼看着三亚的疫情紧张局势逐渐蔓延,临近几个县也陆续开始“静态管理”,封闭高速出口。

海南环岛高速陵水县光坡镇的出口被封堵。

8日,一家四口终于全部完成了“连续三天阴性核酸证明”,并向光坡镇政府申请到了一张出行证。但他们回到光坡镇的高速出口,仍被禁止进入。执勤人员先是称“光人有证不行,车也要有通行证”,随后又称“只能户主一人进去,母子三人不能进”。

这3天,他们给各个部门打了200多个电话,始终无果。“漂”在高速公路上的这三天,他们没有换洗衣服。10岁的儿子肚子饿,找卡口的执勤人员要来一份盒饭,和妹妹分了吃。

3天来,何先生、王女士给各个部门打了“几百个电话”,均无果。

何先生说,如果9日他们还无法下高速回家,已经凑齐的“三天阴性核酸”结果就将作废,他们还要继续在高速上“漂流”,但汽车电量已无法支撑。

以下是何先生和他的妻子王女士的口述:

需要连续三天核酸证明

6号中午,我们一家四口开车去买菜、给汽车充电,以为只是一趟平常的出门。没想到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是陕西西安人,5年前在陵水县光坡镇的海边买了一套房子,本来是给老人养老的。但老人也不来住,所以放了暑假,我们就带着孩子来度假。我们是7月21日来的,这几天也没怎么敢出去玩,每天在家晚睡晚起。

8月6日,我们上午10点多才起床,没注意到三亚封城的消息。中午12点吃完饭,听说三亚发生了疫情,我们有点担心,想着去买点菜,给车充电。去陵水县城买完菜,我们上了环岛高速,去东北方向的万宁市找充电桩。整个过程没有任何阻拦。

两个孩子,大儿子10岁,小女儿只有4岁,需要随时照顾,所以我们把两个孩子也带上了,但别的什么东西都没带。

我们开的是纯电动汽车。在万宁市神州半岛充完电后,我们的邻居说,“你们赶快回来,下午3点钟(陵水县)就开始静态管理了。”我问她“‘静态管理’是啥”,她告诉我,就是“不让出不让进”,因为“陵水县这边有确诊病例了”(注:6日上午10点多,陵水县发布“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的通告。据陵水发布9日凌晨报告,8月以来,陵水县累计发现病例39+27例)。邻居跟我说的时候是14:58,万宁市距离陵水县45公里车程,只剩下2分钟,我怎么也不可能赶得回去啊。

8月6日上午,陵水县发布“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通告。

说实话,当时我心理还比较松懈。我以为是“只进不出”。没想到回到陵水县,在红角岭互通入口,我们被路障拦住了。

我们开始打电话。先打了12345,对方说让我们打当地政府电话;我们打给光坡镇,镇政府说“不是我们封堵的,是交警大队封堵的”;我们打给交警大队,交警大队说是防疫部门要求的;我们又打给防疫办,防疫办说,“疫情有点严重,没办法,现在就是封控状态”。我们又打了110,110指导我们从另一个出口下。

晚上,我们开车去了那个出口——那儿离我们家很近,只有几百米。去了发现,也被封堵了。我恳求他们,说带着两个孩子。他们说不行,说必须要有“三天连续的核酸检测报告”。但我并没有看到相关的防疫规定文件。

其实大概从8月4日的时候,这里就要求三天两检。我们都在8月4日做了核酸。5日,我和两个孩子做了核酸,我老公没做。6日出门的时候,我们本来是要在社区里做的,发现排了一公里长的队伍,就打算给车充完电回来再做。没想到回来就被堵在高速口了。

这个路口,200米外就是陵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几百米外就是我们的房子。我们从傍晚6点多一直交涉到晚上9点多,执勤人员就是不让进去。没办法,我们只能开车往北,再到万宁市去做核酸。

为了凑齐连续三天的核酸结果,我们就带着孩子,开始在高速上“漂流”。

人和车都需要出行证

三亚的疫情明显有向周边蔓延的趋势。

6日晚上22:43,我们在万宁市做上了核酸。那里距离三亚市120公里,也已经全民核酸了,排着很长的队。后来,我看到群里有人发了截图,说万宁市增加了8个确诊。

我跟老公商量,如果明天结果出来,万宁市爆出更多病例,这里会不会也要静态管理?于是我们连夜开车,继续往北,到了琼海市博鳌镇。海南的环岛高速没有路卡和收费,这时还一路畅通。

7日下午2点半,我们在博鳌镇排队,一直到4点才做上核酸。这时候,博鳌也开始全员核酸了,我们不敢留在博鳌,决定去琼海市区。

博鳌的医院,排起来数百米的核酸检测队列。

去年年底至今年1月,我们在老家西安也经历了全城的疫情。但海南的疫情跟我们经历的还真是不一样。我发现,这里的人防控意识没有我们内地人高,戴口罩不够严格,有的人天一热就露出鼻子,有的人还不停嚼着槟榔,不戴口罩。

我们在琼海市又过了一夜。为了让我老公早点凑够第三次核酸结果,8日凌晨2点,我们又去琼海市人民医院,自费做了一次单管核酸。为了这三次核酸,我们辗转了陵水、万宁、博鳌、琼海四个地方。

这时候,琼海发布通知,琼海市也要实行静态管理了。从6日到8日,我们一路向北,看到三亚周边的几个县都纷纷“静态管理”了。8日午后1点半,我老公的第三次核酸结果也出来了,都是阴性。我和孩子还去做了第四次核酸检测。我们心想,得赶紧回家。要是被封在琼海,这三天的辛苦不是都白搭了?

颠沛流离3天3夜,何先生得到了连续三天的核酸阴性结果。

到了博鳌互通高速入口的时候,高速已经封闭了。当地的12345说,现在都是地方管理,让我们向居住地政府申请出行证。博鳌关卡的人还提醒我们,“现在静态管理了,你们可得想好,出去了就肯定不能再回来了。”我说,没有关系,我现在是要回家。

下午3点,我们打电话给陵水县光坡镇政府,说明了情况。随后,工作人员用彩信给我发来了一份盖章的电子版出行证。

这张出行证显示“编号37”,写着我老公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因个人原因被滞留在高速路上,现请相关卡点予以放行,让其回光坡镇富力湾小区居家隔离”。还注明,有效时间是“8月8日17:10-17:40”。

8月8日获取的《出行证》,只写了何先生的信息。

在电话里,工作人员还问了我一共几个人,我回答一家四口。他说去和物业核实,我也打电话跟物业打了招呼。物业管家很好,极力配合。可不知道为什么,开出来的出行证只写了我老公一个人的信息。当时我也不懂通行证和出行证有什么区别。

但博鳌互通高速口放行了,我们还是万分欣喜,以为这样就能回家了。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个短视频,配文“结束游荡的日子,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有的朋友留言,还以为我们回到了陕西老家。

回到陵水县环岛高速红角岭互通入口,我们出示了绿码和连续三天的核酸阴性证明,执勤的交警还是不让我们出高速。我们给他们看了镇政府开具的出行证,还是不行。他们说,现在政策变了,“你们的车需要一个通行证”。

8月8日晚上,何先生的绿码。

出行证上的确没写“车”。但既然写了“被滞留在高速路上”,我理解,不可能一个自然人,你去高速上跑或者遛弯,对不?肯定是开着车,或者坐着大巴之类的,怎么还需要单独的汽车通行证呢?

但他们不听我们的解释。

带娃在路上这三天

我都不想说,这三天三夜,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6日晚上,我们把车停在博鳌亚洲湾的一个酒店停车场。我怕下车之后发生交叉感染,而且孩子们喜欢到处乱摸,就没让他们去住酒店。两个孩子在后排,我把座椅靠背放倒,给他们睡觉。我和老公就在前排座椅上窝着打盹。

8月9日凌晨,何先生与执勤人员交涉,孩子们在汽车里睡着了。

出门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带,没有被褥,孩子也哭闹。我老公被搞得心情烦躁,有时候就会去凶孩子。

在博鳌、琼海的时候,我们每天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车里。琼海已经禁止堂食。每顿饭,我们都是先在手机上找饭馆,然后把车开到饭馆附近,再点外卖。然后打电话跟老板说,不用外卖员送,在门口递给我们。我们开车到很远的地方,打开后备厢,坐在路边吃。

孩子上厕所还可以随便,大人上厕所,我们就开车去找公共厕所。这些,都是为了不与社会面接触,尽量保证核酸阴性。

7日那天,做完核酸,我们带孩子去海边踩沙滩。刚下完雨,我儿子跑了一身的泥,又在海边弄湿了衣裤。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没带换洗衣物,琼海的商场也都关门了。我就用自来水给他洗脏衣服。洗完之后的那天晚上,我们在车里打开空调,给他吹衣服。孩子光溜溜地坐在车上,我拿一个坐垫给他盖在身上。第二天上午衣服还没干,为了做核酸,孩子又穿上了湿衣服。

充电也是一直让我们担心的事。我一直提醒老公,一定要先保证车有电,我们才能动。我很害怕车真没电了,我们被撂到哪里,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现在疫情也没人来救,那可就惨了。

8日晚上,我们又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是互相推脱,都说“在督办”。这些天,“督办”这个词我已经听烦了。

后来,路口执勤民警又说,出行证写的是我老公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只能让户主一个人回家,我和孩子不能过去。那肯定不行呀,我老公也不放心。

我就按照之前发彩信的手机号,打给那个帮我开出行证的镇政府工作人员,问他能不能在出行证上再加3个人。他说开不了,我问为什么开不了,他说“就是开不了”。他说他不在单位了,让我打电话给镇政府。我觉得他好像不讲道理。

我几乎已经声泪俱下了,说我们已经游荡了三天三夜,还有孩子,我们现在就是为了回家,希望政府能看到我们。但他有些不情愿,说下午帮我们开那份出行证,后来“还被领导批评得不像样子”。他说再帮我问一下领导,但到现在都没回复。

我又给12345打电话,我说,如果你们怀疑我们是确诊病例,或者是密接,那可以把我们隔离起来,至少我带着孩子有落脚的地。我现在在外漂着,怎么办?我们还得保证自身安全,一下车感染了怎么办?我还得考虑去哪里续做核酸,考虑我的车还有没有电。

我在晚上8:20打的这个12345电话,打了20多分钟。现在又过去两个半小时了,也没有回复。

幸亏有交警送了盒饭

从琼海出发的时候,我是打算买点食物的。但为了赶时间,也想着凑够了三天核酸,马上就能回家了,就没买。

晚上,孩子们又渴又饿,我们没东西吃。3天前买的水果和蔬菜,我们吃掉了两个火龙果,坏掉的生菜给扔了,现在只剩下几个玉米棒子。我儿子下车,到执勤民警那里,“叔叔,我饿了,能不能给我点东西吃?”民警给他一份盒饭,他拿回来,和妹妹分着吃了。

十岁的儿子问卡口民警要来盒饭充饥。

我在小区业主群里说了我们的遭遇。一个物业的热心大姐给我们送来了热水和八宝粥,越过栏杆递给了我们。

后来我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带一男一女来卡口检查工作,完了在那里拍照。我们就上去,说了我们的情况,以及这三天颠沛流离做核酸的遭遇。领导记下了我们的电话,说会帮忙反映一下,然后走了。

明明家就在几百米外的地方,却回不去。现在是晚上11点一刻,高速公路上除了执勤民警的警车,周围都是漆黑一片。海南这边的公路,两边都是荒郊野地,长满了树林。有邻居建议我们,不要管车了,找个地方,从小路走回家算了。但是我害怕虫子,这边还有蛇,我们带着孩子,我可不敢走树林的路。

这两天,海南白天的气温在35摄氏度左右,一会儿倾盆大雨,之后又是太阳暴晒,很闷。

今天(8日)邻居告诉我们,台风马上又要来了(注:据海南媒体报道,8月8日14时,南海热带低气压生成,可能于9日加强为今年第7号台风,热带风暴将于10日登陆海南岛东北部)。要是继续滞留在高速上,明后天下暴雨、刮台风,我们怎么办?

晚上11点半,又有一两位政府领导来这里视察工作,我们又去解释一番,但看样子是没有结果的。

夜深了,我和老公还在不停地给各个部门打电话。防控中心说让找镇政府,镇政府说着说着就把电话挂了,后来干脆不接了。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明天(9日)我们没地方可去。核酸如果不续做,前面连续三天的阴性结果就白做了。刚才我看新闻说,海口下午7点解除了静态管理,但我们肯定到不了那里。中间核酸断了的话,估计哪里都不让我们进去了。如果再找不到地方给车充电,我们更要陷入绝境。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