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你的位置:一分快3 > 产品中心 >

2001年江苏小伙觉得父亲不简单, 特求证, 国安领导: 上报中央部委

发布日期:2022-09-18 19:48    点击次数:162

2001年,在某国企单位的红色演讲宣传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庄重地站在演讲台上,以革命前辈的身份向台下的听众讲述过去自己在地下党的工作。

那位表情严肃,衣着讲究的革命女同志讲的并不是普通的革命故事,她讲述的是一段不为人所知的红色历史。

因为她提到了自己在中央特科的潜伏岁月。

——中央特科,这是一条隐蔽的红色战线,是由周恩来、董必武一手创建起来的情报组织,组织人员深入国民党集团内部展开情报工作。

在这里工作的革命人士都是这条红色战线上无名的英雄,他们许多都没有给后人留下姓名,甚至很多一部分在战火中失联,再也找不到踪迹。

坐在台下的姚一群和他的同志一听到中央特科这四个字,都下意识地惊呼出声,望向那位女同志的眼里满是钦佩。

姚一群看着台上面容坚毅的老同志,觉得她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家里的父亲很像。他轻轻碰了碰身边的同事,询问起台上那位老同志的名字。

“她叫沈安娜。”

听到名字的姚一群一愣,联想起父亲曾无意间对他提及过相似的名字,于是对同事追问道:

“你确定她姓沈?”

“当然了,怎么,难道你还认识她不成?”

姚一群当然不认识沈安娜,姚一群熟悉的是另一个名字,一位同样优秀的革命女性,也是父亲的上级,叫沈伊娜。

两个名字一字之差,让姚一群差点认错。正以为是场巧合的乌龙,台上沈安娜的一段讲话却在姚一群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我姐姐沈伊娜同样在中央特科工作,我潜伏在国民党内部获得的情报都由姐姐沈伊娜与她的丈夫舒曰信负责对接。”

听到这里,姚一群彻底按捺不住了,这次不仅听到了父亲上级沈伊娜的名字,还听到了舒曰信的名字。

这两个名字都是当年与父亲对接沟通的中共上级,父亲每提起这对夫妇的名字,语气里除了缅怀还有对二人的敬重与赞扬。

由于父亲当年接触到的中共人士都是用代号相称,具体是谁父亲根本不清楚。这两个人也是父亲当初唯一能念出名字的共产党人士。

自从父亲与中共因为意外断联后,这两个名字一直被父亲记在心里,仿佛忘记了她们,就是忘记了过去几十年自己对革命事业的付出。

也就是因为父亲在这方面无意识的坚守,让姚一群一直相信自己的父亲绝不是普通的共产党员,而是被组织遗忘了的优秀革命人士之一。

如今沈安娜老同志对过去革命故事的讲述,让姚一群第一次接近到真相——关于他父亲的真相:

既然父亲的上级沈伊娜夫妇是中央特科的人员,那么自己的父亲是否也是中央特科的一份子。

演讲结束后,姚一群立刻与沈安娜沟通,向她讲述了父亲的情况,并询问沈伊娜夫妇后来的消息。

当姚一群了解到沈伊娜夫妇早已牺牲后,心里一阵揪心与失落,他询问沈安娜是否愿意与自己的父亲见面。

沈安娜听了他父亲与姐姐沈伊娜的事迹,又惊又喜,同姚一群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与地点,表示愿意与他父亲沟通。

临走前,沈安娜从激动的情绪里冷静下来,问姚一群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姚一群骄傲地对沈安娜回答:

“我的父亲叫姚子健。”

当姚一群回到家里时,父亲姚子健正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报。

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姚子健向家里的门口看去,刚从报纸里抬头,就见自己的儿子站在门口直勾勾盯着他。

姚一群快步走到父亲面前,告诉了他与沈安娜见面的事情。听到熟悉名字的姚子健放下了手里的报纸惊讶道:

“没想到沈伊娜的妹妹还活着,自从沈伊娜夫妇牺牲以及解放战争的结束,我就再也收不到那些同志们的消息了。”

随后,在姚一群的介绍下,两位离别几十年的老同志终于相认。也正是在姚子健与宋安娜的交流中,以及后来新闻媒体对姚子健事迹的公开。

父亲过去冒着生命危险在革命事业里摸爬滚打的故事才真正地、详细地展现在儿子姚一群眼前。

父亲的革命事业

1931年,当父亲姚子健内心燃起想要加入共产党的强烈愿望时,他正在镇上的一所小学当代课老师。

之所以是代课的老师,是因为姚子健前不久还是位国立劳动大学的在读学生,本应该在校学习的时候,一场意外打乱了姚子健的生活。

九一八事件过后,义愤填膺的姚子健率领广大学生展开了激烈壮大的反日游行。

随后当权者对学生运动的镇压,与政府内部的派系争斗,让姚子健就读的大学被迫解散,15岁就背井离乡的求学生涯便因此中断。

被迫返乡的教书生活并没有让姚子健放弃报国的梦想,在学校里接触的先进思想让他有了加入共产党的愿望。

于是,姚子健一边在镇上教书,一边联系当地的共产党员,成为了入党积极分子。

1933年,为了得到共产党的肯定,姚子健决定继续求学深造。他报考了南京中央陆军测量学校学习制图专业。

姚子健选择这个专业是有原因的,当时的他作为积极分子在共产党的工作多是宣传,他耿直地思考:既然要干宣传,那就离不开印刷与制图。

于是他就抱着这样的目标再次来到了南京,但刚进新学校报完道的姚子健就收到了一个大跌眼镜的消息:

这所学校是国民党政府参谋本部设立的军事化院校,专门为国民党吸收培养稀缺专业的人才。

但姚子健并没有因此退学,他抱着“来都来了”“都是学习”的心态在国民党开设的学校里学习,毕业后凭借着优越的成绩被分配到国民党政府参谋部总局里工作。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负责与姚子健对接的中共地下党员舒曰信对姚子健发出了会面邀请。

面对国民党的橄榄枝,姚子健更想为中共建设革命工作,他在收到信后不久就立刻赶赴上海与舒曰信见面。

当得知姚子健将在国民党内部工作后,舒曰信特意将他引荐给在中央特科从事情报工作的党员鲁自诚,两人都觉得姚子健是个可以发展的好同志。

终于与中共党员正式见面的姚子健立刻向两位前辈表明了自己一直想加入中国共产党愿望与决心,但对面的党员却对他说道:

“你在国民党参谋总局的职务对我们党有重要作用,你先在国民党内安心工作,往后可以利用工作之便为我党收集关键的军事情报。”

姚子健感到不可思议,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当特务的潜质,却被组织如此信任。

但面对组织的安排,姚子健最终还是慎重地点了点头。于是,一次安插在国民党内部收集情报的任务就此开始了。

虽然这与姚子健最初的作宣传工作的计划不符,他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相关领域,但经历了短时间的培训,这个潜伏任务他完成得相当出色。

在姚子健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他在国民党的工作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为了获取更有价值的情报,姚子健在上岗不久后以眼疾为由请求人事调动。

最后,他被调到了保管和收发军用地图与资料的部门,这让姚子健接触到相当一部分的机密文件,以及关于战场前线的重要消息。

姚子健在国民党内部的潜伏工作就此展开。

父亲的潜伏岁月

1934年,正是中国共产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国民党对中共苏区展开了第五次围剿行动。

姚子健通过每位来到部门调取资料的军官感受着战场的焦灼与混战,他们对姚子健说的每一个地名与番号都是中共反围剿的重要情报。

每当姚子健面对国民党军官在谈话间泄露的军事调动时,他总是忍不住担心这个地方又要投入多少人,共产党的战士们能不能应付得了。

这种无法与身边人倾诉的焦虑,随着国军在战场上的频频捷报与日俱增。姚子健害怕他还没来得及光明正大地进入共产党,共产党就倒在围剿的深潭里。

为了帮助共产党取胜,姚子健记住了每位来取地图的国民党军官他们所在的部队番号,随后再将同样的资料与军事地图交给负责对接的舒曰信。

每当姚子健与舒曰信见面后,姚子健都会关切地问中央在战场上的好坏情况,如果舒曰信报来喜讯,姚子健略微疲惫的面容上就会浮现笑意。

若是不好,姚子健会一边急切地问舒曰信自己能不能帮上忙,一边鼓励着共产党一定会成功化险为夷。

年轻的姚子健就抱着这样纯粹的愿望继续在国民党内部工作,并在每个周六的晚上乘火车赶往上海与舒曰信见面。

他会把地图与资料藏在皮箱的底层,用书和衣服深深地盖着。这样简单的藏匿手段自然躲不过排查,但每次姚子健身着国民党的军装就不会有军警敢拦他。

遇到较为麻烦的盘查时,这位年轻人就会故意用自己在总部的职务对搜查的人进行适当的示威,并随时上下打点着。

他大胆心细,运送过程中从没出过差错。

1934年,舒曰信带着妻子从上海来到了姚子健所在的南京,他们把接头的地点从上海更换成了南京的玄武湖公园。

也正是这种机缘巧合地变动下,姚子健第一次见到沈安娜。那位年轻的女士也是一位共产党员,有时会代丈夫接替那些重要的军事情报。

因为在国民党的腹地,交接过程中不再有最初的交谈与寒暄。姚子健与交接人只能更加谨慎地见面,彼此之间不敢有任何话语,完成后二人便匆匆分离。

有些时候他会看着沈安娜带着他的军事地图与情报资料离开,那些优秀女同志独立且坚毅的背影给姚子健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往后数年,姚子健将这些重要的军事情报传递给舒曰信、沈安娜,或者完全不认识的其他中共同志。

他只知道他的这些情报很重要,并不了解这些地军事图与国军调动背后的巨大意义,甚至不了解自己的工作是在中共中央的哪一环。

但他明白他任务的重要性,在这条一旦踩空就是万丈深渊的黑色战线上他每一次如履薄冰就是为了未来的新中国能早一点诞生。

他提供的军事情报被摆在中央高层用于讨论、分析战略布局的旧桌上,为中央在反围剿的合围中做出正确的决策。

姚子健的入党介绍人鲁自诚亲自对他进行表彰:

“你在敌人内部的情报工作,就好比我党的一支红军部队在暗处直接与敌人作战!”

把一人比作几十人的红军部队,可见姚子健带来的情报对中共中央的重要性。

中共能在反围剿中打出的各种迂回、出其不意的战术,除了核心领导人的极高的领导力与优异的战略决策。

也有来自像姚子健这样的中共人士用获取的正确情报,为几位领导人正确的决策提供关键的事实支撑。

这二者缺一不可,中共每一次战役的胜利来自那些看得的战士与看不见的战士在背后共同的努力,一环扣一环,用血和汗堆叠出新的中国。

姚子健就潜伏在国民党内部默默无闻地努力着,与在战场是立军功的战士们不同:

因为工作的隐蔽性,他的姓名不能为公众所熟知,甚至他在南京的情报工作在中共内部都是鲜为人知的。

更何况地下工作的党员有极其的纪律观念,与其他党员接头时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说的不能说。他的功绩除非后来自己公开否则很容易被埋没。

但姚子健是个极其内敛的人,从没在乎过功名,更不在乎革命胜利后自己的名字能否被后人铭记。

自从七七事变爆发,原先的连线人舒曰信、沈安娜夫妇被更换后,无论是在交换情报还是日常生活,姚子健都变得寡言少语。

国民党内部的同事评价他,说姚子健是个淡泊名利、脚踏实地的老实人,平时只闷头工作,很少听到他分享生活之外的事。

1937年,随着日本人在祖国大地上的烧杀掳掠,姚一建担心的事情变多了:

他担心起国家的存亡、担心中共的处境、担心沈安娜夫妇的安危,他担心的东西很多,但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自己。

他对自己唯一的打算,除了当初加入共产党,全面服从组织安排,便是在中华民族危亡之时,向上级报告了自己要抗击日寇的想法。

无人认领的功绩

1938年,由于国民党对联合抗日的不配合,抗日局势日益恶化,组织上级最终同意了姚子健离开国民党、抗击日寇的请求。

那位代号叫做“熊先生”的联络员告诉姚子健:

“组织同意了你的请示,请立即前往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报道,那里的同志会对你发布新的安排与任务。”

这位“熊先生”在沈伊娜夫妇调离后,一直负责与姚子健接头、联络。由于工作纪律要求,姚子健从未和“熊先生”攀谈过。

所以姚子健并不知道“熊先生”的身份与姓名,只知道他也是为中共事业付出的优秀党员。

尽管他与姚一建的沟通只有一句句机械的指令般的字句,但红色的理想却让来自不同地方的两人甘愿舍弃自己的名字来为革命事业付出。

在姚子健离开国民党总局之前,他要去往香港的计划并没有透露给任何人,甚至连离职的手续都没有办。

他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国民党的工作单位,了无音讯。好在姚子健突然的消失并没有引起国民党内部的注意。

姚子健对国民党来说,只是位存在感不高的普通员工,有他没有他都无所谓。但对共产党来说,像姚子健这样无私奉献的革命人士是少有的、值得重视的。

他在香港工作了四个月后,主动向上级申请去延安党校深造,组织上的批注让姚子健欣喜,作为中途加入共产党的青年,姚子健很重视这次学习。

去往延安之前,香港办事处的负责人叫住他,塞了两张字条给姚一建,说这是上级给姚一建的推荐信。

推荐信有两张,分别将姚子健推荐给了两个人:一位是中央组织部的部长陈云,一位是抗日军政大学的校长林彪。

两封信的落款都是名叫“小开”的同志,姚子健猜测这应该是之前负责自己情报工作的上级。

姚子健曾在舒曰信家里见过他,当时这位上级坐在一旁很安静地观察着他,直到离开都没有说一句话。但他望向姚子健的眼神却充满了友好与尊重。

这位“小开”同志就是潘汉年在党内的代号,他是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的杰出代表,潘汉年一直很重视姚子健的工作,对姚子健有很高的评价。

那两张给姚子健的推荐信上面写着对姚子健过去工作的肯定,以及对姚子健这位同志的信任。

“姚子健有积极的抗日热情,并且已为党工作多年,希望组织能够给予重视。”

随着杨子健到达延安与组织部长谈话,在报告自己的工作经历后,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往后便在组织的安排下进入鲁苏豫皖边区组织抗日工作,并一直在共产党阵营里为了国家奋斗终生。

建国后,有造反派翻到了姚子健曾在国民党政府内部工作的记录,要对他进行批斗。他的入党介绍人鲁自诚向质疑的人发誓:

“姚子健是党组织曾经安插在国民党内部的眼线,他在潜伏期间提供的情报为中央红军粉碎国民党围剿计划,以及整个长征的胜利有很大的贡献。”

因为这句保证,有国民党工作记录的姚子健能安然无恙地度过造反派的批斗,而他再也没有向子女或者身边人讲过自己在国民党潜伏的岁月。

那是姚子健革命事业中最伟大的功绩,但在建国后,他都没有向后人讲述、宣扬。

因为在他的眼里,那段时间只是他艰苦岁月中的一部分,他并不觉得在国民党潜伏比他在战场上奔波要伟大。

比起伟大的名声,姚子健更担心当初与自己一同工作的同志的情况,每一次交接员的变动他都没有再见过那些曾与他一同在暗处潜伏的同志。

晚年,在儿子的帮助下,他与沈伊娜的妹妹沈安娜见面,过去不知情的部门与工作网络跨越了几十年终于展现在眼前。

姚子健试图通过记忆里模糊的代号找到背后对应人,但那些同志要么了无音讯,要么已被证实牺牲。

这条隐蔽的战线埋没了太多人的性命与姓名,姚子健是其中的幸存者,其中的少部分人。而真正伟大的是那些已经为革命牺牲生命的大部分人。

2018年1月,姚子健离世,享年103岁。他的离开意味着当初中央特科在中华大陆上的历史彻底落幕,但他身上体现出的革命精神却永世长存。

历史上每一位为新中国做出贡献的人,不管是留下姓名的,还是没有留下姓名的,都在历史的长河中闪闪发光,聚集在一起便是成就新中国的璀璨群星。

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物资充分的当代将过去艰苦岁月里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用先辈的血泪浇灌出的鲜花与绿叶怎么能忘了养育自己的根?

大家对姚一建不为人知的潜伏岁月有什么看法吗?欢迎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观点!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